当前位置 : 首页 > 现金网开户

揭秘刘汉暴富发家史:以黑护商 数年变身亿万富豪_地区财经_财经_中...

被坊间称为“资本大鳄”“矿业大亨”的刘汉,是四川最大的民营企业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上市公司金路集团董事长,旗下拥有数十家子公司,横跨金融证券、能源电力、房地产、矿业开发等多个领域,资产高达数百亿元,曾被福布斯杂志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而他更令国人熟知的,则是其捐建的“刘汉希望小学”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屹立不倒,被誉为“最牛希望小学”。刘汉还有四川“首善”之称,曾连续三届当选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拥有的个人荣誉称号多达20余项。谜底终将揭开。从2013年3月至今,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公安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作战,历经10个月艰苦侦办,这起代号为1.10的专案成功告破,也就此掀开了这一近年来最大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庐山真面目。当日天气晴朗,冬日透出暖意。下午3点,广汉城中心的鸭子河堤,露天茶铺如同往常一样人声鼎沸。突然间,品茶、聊天的客人们听到了几声枪响。“我回头一看,几个人从椅子上慢慢滑落在地。”多名目击者回忆,从凶手下车开枪到上车离开,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除了散落的十多枚弹壳,茶杯、躺椅都没被碰倒,“速度太快了,就像恐怖片一样!”法医鉴定证实,案发现场三人被射杀身亡,两名无辜群众被流弹击伤。当天正逢“110”宣传日,几个小时前,广汉警方的街头宣传活动刚刚结束。光天化日下的惨剧在四川省内掀起轩然大波,并惊动中央高层。公安部挂牌督办,案情很快清晰,犯罪嫌疑人袁绍林、张东华被抓获。他们交代,命案的幕后主使是刘维。当时,刘维已经潜逃,随后成为公安部A级通缉犯。刘维,刘汉的弟弟,广汉乙源实业公司老板。在公众视野里,他是红极一时的民营企业家、慈善家,案发前他作为奥运火炬手,刚参加了在广汉的火炬传递。而在了解底细的广汉人眼里,刘氏兄弟是无人敢惹的江湖老大,操控着当地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建筑砂石等多个行业。被害人当中的陈富伟就是刘汉、刘维此时的死对头。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其后四年间,警方不时接到群众举报刘维藏身线索。然而,每次抓捕行动都会“差之毫厘”、人去楼空,刘维总能“绝路逢生”,与抓捕组巧妙地“擦身而过”。刘汉,1965年生于四川广汉一个教师家庭。上世纪90年代初,刘汉带领刘维在广汉开设赌博游戏机厅起家,网罗一批“操哥”(四川方言,指混社会的人)。1993年,刘氏兄弟公然撕毁法院封条、持枪妨害公务,由此恶名远扬。同年底,刘汉用不正当手段获取一笔贷款,与孙某(另案处理)等人做生意,完成了原始积累。为谋求更大的经济利益,1998年,刘汉的公司在绵阳市游仙区小岛村开发房地产,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为此,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将带头的村民熊伟乱刀捅死。“出事以后我毫发无损,胆子一下就大起来了,为了公司我什么事都敢做了,杀人也不怕了。”犯罪嫌疑人唐先兵供述。此案一出,村民噤若寒蝉,房地产开发顺利推进。一系列命案中,只有仇德峰被轻判四年,其他凶手全部逍遥法外。依靠肆无忌惮的血腥打杀,刘汉黑社会组织在广汉、绵阳等地迅速确立了“江湖老大”地位,无人敢与之作对,一些受害人避走他乡,数年不敢回家。不完全统计显示,先后有100余名群众被该组织侵害,而举报、控告者仅寥寥数人。很多受害人家属明知刘汉兄弟就是凶手,却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直说“刘家”,只能用“那家”来代指。“我爸爸为此得了脑梗塞,医院也不进,天天哭,在门口大喊‘三娃’(熊伟),可以说害得我们家破人亡。”提及当年惨事,受害人熊伟的姐姐熊丽几度哽咽。“家里已经死了一个人了,其他人不能再出事了。”多年来,受害人周政的父亲从不让全家人谈论周政被杀的事。但每到清明节或周政的忌日,家人都会给他烧纸手枪和纸刀,在坟头哭喊“你只能在阴间给自己报仇啊……”,以发泄心中不敢流露的仇恨。2008年,广汉另一“操哥”团伙首领陈富伟刑满释放,因为与刘汉积怨多年,陈富伟扬言要报复刘家。此时的刘家“江湖地位”如日中天,已经容不得任何人挑战。刘维找来成员文香灼、旷小坪等人面授机宜,“你们随便哪个把陈富伟做了,以后的事情我来处理。”案发后,刘汉一边安排弟弟躲藏,一边四处活动为其开脱,以致刘维长期未能到案。其间,刘汉曾经多次与刘维见面,给了他数百万元的现金财物,还炮制了一份“刘维是冤枉的”信件送到北京。专案组侦查获取的大量证据表明,在长达10多年里,刘汉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涉嫌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严重刑事犯罪案件数十起,造成9人死亡,9名被害人中有5人是遭枪杀身亡。记者了解到,刘汉的黑道背景在四川并不是秘密。2007年,曾有人在网上发帖,直指刘汉偷税漏税,是四川黑社会真正的老大。对此,刘汉不仅没有辩驳,反而欣然笑纳。“当时我说去找人删除,刘汉说,偷税漏税的帖子可以删掉,黑社会的留着挺好,就是让别人知道我是黑社会,这样对生意有好处。”孙某供述。早在1997年3月,刘汉在绵阳成立四川汉龙集团公司后,安排孙某以设立保安部为名招募一批人,建成一支打手队伍;授意刘维网罗一批“小弟”,购置大量枪支弹药,在广汉建成一支“地下武装”。这两支队伍的武力之强大,令人闻之变色:2013年该组织被一网打尽时,仅公安机关追缴的就有军用手榴弹3枚,国产五六式冲锋枪、美制勃朗宁手枪等枪支20枝,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以及管制刀具100余把。“刘汉黑恶组织的层级非常严密,刘汉是金字塔尖、唯一领导者,平时只对刘维和孙某发号施令,再由他们传达给下面的骨干成员;骨干成员养着一群‘小弟’,随时听令。”专案组民警介绍。为了让组织成员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刘汉制定了严厉的帮规:“小弟要听哥老倌(四川方言,指领头混社会的人)的话。为个人利益打架,组织不管;为组织利益打架,即使打死人,组织也会管。要敢打敢冲,有功一律重奖,打输了不许声张,被抓了不能说是汉龙的人。违反组织规定,立刻开除;泄露组织秘密,要受严惩……”对于不听指挥或不敢出手的人,刘汉从不留情,组织里有5名成员相继被开除。刘汉的保镖张某在刘汉被人持枪威胁时没有及时掏枪反击,刘汉立刻让他走人。公司总经理孙某念及张某生活困难,将他安排到其他岗位工作,刘汉发现后大发脾气,坚决将张某赶走。“刘汉有钱有势,很会笼络人心,送房子给我,价值上百万;平时还几千、上万地给我们一些零用钱。我结婚时,一次给我了30万。”刘汉的保镖、犯罪嫌疑人桓立柱供述。通过一系列软硬兼施的手段,刘汉树立了在组织里的绝对权威,用缪军等人的话来说,刘汉的指令就是王法,刘汉在他们的心里就是天、就是王道。专案组介绍,1998年杀害周政后,刘汉、刘维在广汉的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市场一家独大,后来陆续控制了广汉及周边县市的采砂、建筑、建材市场;杀害熊伟、王永成后,刘汉在绵阳的房地产开发从此没了阻力。此后,刘汉又拿下绵阳机场、绵阳“汉龙大桥”等优质项目,并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丰谷酒业,引起业内一片惊叹。2000年,刘汉将汉龙集团总部从绵阳迁往成都,势力范围进一步扩张,开始向更多领域伸手。汉龙集团所向披靡,只要是刘汉出面,几乎没有拿不下来的项目;只要是该组织插手的工程和项目,其他参与者自会主动退出。在面对《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刘汉说出了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刘汉从来都是赢家,刘汉从不失手。”“2000年以后,刘汉团伙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犯罪案件大幅减少,因为他们的名气已经成了一种招牌。”专案组民警说,刘汉等人对当地不管是政治的控制、经济的控制,还是对老百姓心理的控制,已经到了非常强大的程度。当地有什么招标项目,一个电话、一个眼神,报“汉哥”或“勇哥(刘维)”一个名字就行了,无人敢竞标,避之唯恐不及。2005年底,广汉人黄某想竞拍什邡市某河段的采砂权,因为深知做生意必须得到刘家同意,便请认识刘汉的李某给刘维打招呼,却遭到刘维拒绝。李某随后找到刘汉,刘汉一个电话,刘维立刻改变态度,不仅安排报名、交纳保证金,还放出话去,“这是勇哥(刘维)看上的项目,谁敢举牌的话,举一次砍条胳膊,举两次挨一枪。”竞拍当天,除黄某外无人敢举牌,黄某举牌一次即成交。刘汉等人掌控的全资、控股、参股公司多达70家,其中上市公司2家,境外公司4家;以汉龙高新、广汉佳德、凯达实业、四川平原、丰谷酒业等公司为贷款融资平台,骗取贷款46亿元人民币;入股境外赌博公司,组织邀约境内居民前往澳门参赌,以“洗码”方式非法获利2.3亿元港币。专案组侦查表明,截至落网前,刘汉黑社会组织已经坐拥资产近400亿元,购置车辆数百辆,其中不乏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等大量顶级豪车。巨额的非法所得,被刘汉等人用于购买枪支、刀具、车辆等作案工具,资助犯罪作案的组织成员逃跑藏匿、逃避打击,为打杀有功的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奖金或购买住房、毒品,以及通过行贿骗取政治资本、寻找“保护伞”。正因如此,人们也就不难理解:在肆意妄为、坐大成势的10多年时间里,刘氏兄弟也曾屡次涉案被查,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而每过一道“险关”,其“江湖地位”、影响力更胜从前,连政界、商界、司法界的人也要避让三分。例如,2003年5月,组织成员孙华君在绵阳市非法持枪被举报,从孙华君被警方抓获,到检察机关批捕、起诉,再到法院审理判决缓刑,总共只有15天,堪称“奇迹”。据杨雪和团伙核心成员供述,近年来,刘汉的关系网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张水涨船高,从最先起家的广汉、德阳,辐射到绵阳、成都,乃至北京。尤其是有了省政协常委的身份后,他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为拉拢腐蚀官员,刘汉不惜重金铺路。在黑金撑起的“保护伞”下,刘汉黑社会组织不仅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也捞取到各种政治身份:刘汉本人是连续三届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孙某是四川省人大代表、绵阳市人大代表、德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刘维在广汉是众所周知的“操哥”,竟当上了2008年奥运火炬手。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这使得刘汉的敛财之路更加畅行无阻,甚至能够左右当地人事安排。对于能带来利益的官员,刘汉可以帮忙提拔升迁;对于挡他财路的干部,不择手段予以清除。2000年,刘汉想在小金县开发四姑娘山旅游项目,时任县长格某不同意。刘汉留下一句话:“不给我项目,你这个领导就当不了。”果然,这位县长不久就被调离小金县,刘汉顺利拿到该项目。2007年,刘维在广汉经营砂石,运砂石的货车超载,连山镇党委书记焦某予以制止。刘维放话:“不让我过去,我就让他下来。”3个月后,焦某即被降职调任其他岗位。“刘汉有钱,跟各级领导有关系;刘维有枪,手下有一批兄弟帮他打杀,所以黑白两道的人都怕刘汉,得罪了他就是死或者‘丢帽子’。”组织成员、犯罪嫌疑人文香灼供述。很多人愿意跟着刘家,为他们做事。地方官员跟着刘汉,是觉得可以通过他接触到更高层,有升官的机会;“操社会”的人跟着刘汉,是因为有面子,出了事他能摆平。专案组在四川取证时,一些知情者听到刘汉二字仍心有余悸、不愿多讲。在一名受害人家中,专案组民警再三做工作,家人仍然要求:“我可以说,但你们要保密,万一刘汉今后出来了,我家会被打击报复,可能就没命了。”重重阻力,并不能阻挡党和政府打黑除恶的决心。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指出,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消息传来,当地老百姓奔走相告、拍手称快,鞭炮声经久不息,气氛之热烈如同过年。许多群众欢呼,“刘汉、刘维被抓了,广汉等地的商人终于可以正常做生意了,广汉的社会治安起码可以太平十年!”刘汉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被成功摧毁,无疑是彰显中央反腐决心、更好地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又一个鲜活案例。案件也再次警示:法律的红线不能触碰,法律的底线不能逾越,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由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谁违反制度就要给予最严厉的处罚,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栏目列表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