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现金网开户

P民也多情:北京市民建议将国企上缴红利平均分给每个国民(专家指...

P民也多情:北京市民建议将国企上缴红利平均分给每个国民(专家指责澳门普发红包:懒政做法)(澳门回应派钱为懒政质疑、称政府顺应民意)[淘股吧]北京市民建议将国企上缴红利平均分给每个国民时间:2013年11月20日07:50:07中财网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提高国企收益上缴比例,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  ●专家认为,全民直接享受国企分红比较困难,“钱收上来之后怎么花”需更多监管  当听到要提高国企红利上缴比例的消息时,家住北京朝阳区的王女士喊了一声“耶”。王女士目前在一家私企上班,她说,“有很多认识的人在国企工作,待遇都特别好,工作也没有很辛苦。总觉得他们的待遇是我们普通老百姓的钱供出来的,心里觉得不平衡。如果他们拿出更多的钱回报社会,我觉得心里就会舒服一些。如果什么时候,他们上缴的红利,能像香港、澳门那样,平均分给每个居民就更好了。”  王女士的说法或许未必公允,但近年国企员工的薪资待遇、国企红利的去处等,屡被外界质疑。  11月15日,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正式发布。《决定》指出,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专家指责澳门普发红包:懒政做法发布:2013-11-1911:41:00作者:重庆晨报【专家指责澳门普发红包:懒政做法】近日,澳门特首崔世安表示,明年将向永久性居民每人发放9000元。澳门的现金分享计划始于2008年,发放金额逐年递增。中山大学专家岳经纶表示,派钱的确是皆大欢喜之举,但不是长期民生改善的办法。该措施是对公共资源的不当运用,是一个懒政的方法。(第一财经日报)澳门回应派钱为懒政质疑称政府顺应民意2013-11-2008:11:26中国经济网【大中小】南都讯记者温平平澳门明年又将派9000澳门元给每位永久性居民,昨日有内地学者对该项政策提出质疑,认为这类普惠式“红包”是懒政行为,非长久之计,更不值得借鉴,在网上掀起波澜。对此,澳门特区政府发言人办公室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此质疑不作评论。此外,澳门政府政策研究室人士引用该机构主任刘本立的表态,认为政府出台现金分享计划是顺应民意的体现,同时政府有决心、有承担构建民生长效机制。澳门特区政府自2008年起直接向民众发钱,当时每名永久性居民发放5000元,非永久性居民发放3000元。2014年向永久性居民每人发放9000元,非永久居民5400元。昨日,则有内地学者分析指出“这是一个懒政的方法”,在政府财政储备多、民众面临通胀压力的情况下,派钱的确是皆大欢喜之举,也是舒缓民怨的一种途径,但不是长期民生改善的办法。在澳门特区政府财政盈余比较好的情况下,应当致力于制度建设,构思出兼顾经济发展水平、财务可持续性并能满足市民需要的一套制度。而且该补贴方式只能在澳门这样地域和人口都比较小的地区实施,对中国某个省或市而言,都没有任何借鉴意义。昨日,南都记者就此采访了澳门特区政府政策研究室,有关人士引用了该机构主任刘本立的表态,认为政府出台现金分享计划是顺应民意的体现。针对内地学者的分析,特区政府发言人办公室昨日下午回应南都记者,表示对此“不作评论”。同时,澳门大学社科及人文学院政府与行政学系助理教授陈建新博士认为,懒政这种说法实际是老生常谈,从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但要关注实施该项政策的原因,并非纯粹讨好市民。同时,陈建新认为,很难界定是否有借鉴意义,即使在澳门本地,现金分享计划实施初期也遇到阻滞。澳门和香港实行的是量入为出的财政体系,但内地有些地方政府并未做到这一点,有时甚至是支出大于收入,在这种情况下,贸贸然派钱显然不行。(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原标题:澳门“派钱”是懒政?还是“顺应民意”?)专家质疑澳门向民众发红包:懒政无借鉴意义[淘股吧]A-A+2013年11月19日09:41中国广播网2条评论  3个月前,澳门居民郑晖(化名)刚领取了政府派的“福利”——8000元(澳门元,下同)现金。上周,他听说明年将会领到9000元的现金补助。“说实话,我们也养成了盼望政府每年都涨一点点的心理。”郑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日前,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崔世安在发表2014财政年度施政报告时指出,2014年澳门特区将继续实施现金分享计划,建议向永久性居民每人发放9000元,非永久居民5400元,分别较2013财年增加1000元及600元。  三十岁出头的郑晖是一名“白领”,有着中等收入,或许他并不是最需要这笔钱的人,但他表示,有胜于无,因为这两年澳门通胀幅度上涨得厉害,尤其是食物和房屋价格上涨突出。“几年前去茶餐厅吃一碗面条10元,现在涨到了30元;以前只是年长的人去珠海拱北买菜,但现在不少年轻人也这样做,生活压力比较大。”郑晖说。  澳门的补助方法在赢得羡慕的同时,也招来一片质疑:这样的福利方式能够走多久?是否值得其他地区借鉴?“土豪”式福利A-A+2013年11月19日09:41中国广播网2条评论  “土豪”式福利  澳门特区政府直接向民众发钱的历史可追溯至2008年。那一年,澳门特区政府向每名澳门永久性居民发放5000元,非永久性居民发放3000元。现金分享款项按照居民的出生年份,由7月起分10个星期发放,共约53万人分享了此项福利。  时任澳门特区行政长官何厚铧在当年的施政报告开头特别提到,受金融危机冲击,整体经济形势严峻,面对不明朗的前景,政府将积极发展经济、确保民生。这其中,重要的举措之一便是现金分享计划,“政府将在上半年争取实行新一年度的现金分享计划,其发放金额原则上不低于今年的标准。”  在此后的几年里,这项福利一直延续,且金额呈上涨趋势。2009年每名澳门永久性居民及非永久性居民分别获发6000元及3600元,2011年分别调整至4000元及2400元,2012年分别涨至7000元及4200元,2013年亦继续上涨,分别为8000元及4800元。  日前,澳门特区政府财政局宣布,截至9月30日,特区财政局已向63万多人发放了数额不等的现金。受惠于本年度现金分享计划的澳门永久性居民约57万,非永久性居民约6.8万,涉及财政开支约48.85亿元。  澳门特区政府财政局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2014年现金分享计划预计开支金额约56.59亿元。该人士表示,2014年的特区预算收入估计约1536.2亿元,而现金分享计划的开支只占收入的一小部分,因此不会对特区政府的财政造成很大负担。  崔世安说,2010年至2012年,澳门本地经济年平均增长19.5%。今年上半年,经济实质增长率为10.5%,预计全年经济温和增长的态势仍可保持。特区财政储备中的基本储备为1119.21亿元,超额储备总额将达1281.75亿元,外汇储备总额亦约合1302.81亿元。  不过,上述人士说,现金分享制度目前并未过渡成为社会保障制度,未来会不会则不甚明了。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管理学院副教授戴伟对本报记者表示,澳门直接发钱的做法不可持续,只是在目前的经济状况下的一种选择,但如果作为制度化的手段并不是很好。争议:直接现金补贴A-A+2013年11月19日09:41中国广播网2条评论  争议直接现金补贴  澳门特区政府派发的现金究竟效果几何?郑晖称,8000元是不少澳门居民大半个月的收入,“这些钱对一些有孩子的家庭来说还是有帮助的。”郑晖说,尽管发钱不是首次,但周围亲朋好友领钱的时候还是表现出了欣喜。郑晖表示,最近几年政府福利明显改善,政府除了现金分享计划,还出台电费、教育、看病补贴。  澳门特区政府统计暨普查局统计资料显示,去年澳门专业人员月工资总收入中位数约为2.4万元,服务、销售人员以及渔农业熟练工作者则为7500~8500元。  中山大学社会保障与政策研究所所长岳经纶告诉本报记者,不论穷人、富人都发钱,表面上看似公正,实则是对公共资源的不当运用。因为每个人的边际效益不同,一些人其实并不需要,这种做法一定程度上意在讨好市民。  岳经纶认为,在政府财政储备多、民众面临通胀压力的情况下,派钱的确是皆大欢喜之举,也是舒缓民怨的一种途径,但不是长期民生改善的办法。  “这是一个懒政的方法。”岳经纶说,在澳门特区政府财政盈余比较好的情况下,应当致力于制度建设,构思出兼顾经济发展水平、财务可持续性并能满足市民需要的一套制度。  戴伟认为,这种补贴方式对民众有很好的激励效果,但它只能在澳门这样的地域和人口都比较小的地区实施。  在戴伟看来,不用说对整个中国,即便对中国某个省或市,澳门的做法都没有任何借鉴意义,“中国人口规模太大,且多元化,现金直接补贴的效率就会非常低。”  戴伟说,即便对澳门而言,此种补贴方式也不能作为社会保障制度的常态,目前世界尚没有用现金补贴方式来解决社会保障问题的先例,社会保障问题的关键是保低,而非普惠。他指出,任何国家的保障体系,不论是福利保障还是医疗保障体系都应当保基本需求而非全面覆盖,只有在澳门这样的小面积地区才能在一定时期采取这样的措施。  郑晖说,以普通澳门居民身份来看,他更宁愿政府用这些钱去做一些基础设施建设,比如修建医院,这更利于将来的发展。  “长期来看,澳门还是需要走保障低端需求的路线。政府的收入提高之后,关键是要分析其应当为居民提供何种服务,采取直接发钱的方式是忽略了分析问题环节,让民众自主去解决本应由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问题。”戴伟说。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澳门现金分享哪算“懒政”?[淘股吧]2013年11月20日02:58来源:华商报澳门政府继续在派发红包。前行政长官何厚铧2008年的时候,拿出的财政款项超过20亿元(澳门元,下同),其中永久居民获发5000元、非永久居民获发3000元。等到今年,现任行政长官崔世安,则把这个数额提高到8000元和4800元,他近日还承诺,明年澳门特区将继续实施现金分享计划,建议金额分别为9000元和5400元。一路看涨。美国、新加坡,还有我国香港、台湾地区都有过类似的做法。在美国和香港是退税,在新加坡叫分红,台湾则是发消费券。都是政府拿钱,普惠百姓。而在内地,这是很遥远的事情。虽然也曾有上海政协委员在两会提案,建议给全国人民每人发放1000元以抵消通胀高企的影响,但并未获得政府认可。澳门政府逐年加大力度的发红包行为,近日在内地引发热议。有媒体采访了一些经济学家和社保专家,他们对此否定多于肯定:除了现金补贴效率低,我们地广人多,不具借鉴意义外,还认为福利体系不应全面覆盖而应保基本需求,直接发钱是一种懒政。从执行的成本看,在地广人多的地方直接发钱,的确会派生很多问题,也会造成资源的浪费。从方式上,就不如美国的退税来得简洁明快。但派发现金更具有全民参与分红的仪式感和政治意义。至于福利制度的构建,原则上当然要重点施惠,而非全民一碗水端平。但其实也有例外,譬如义务教育,即便家财亿万,他的子女也享受到了教育财政的补贴,概莫能外。这样做,似乎更多是出于执行的便捷,如果让每个义务教育就学子女都要出具家庭资财证明,那该制造多少麻烦?这和政府有选择地给予弱势者以福利救济似有不同,后者就需要严苛查证,重点在于有选择性地予以支援。站在社保专家的立场,认为澳门普遍派发现金的行为,不如重点弱势救助,是再正常不过的思维。但其实,无论是澳门的现金分享,还是美国退税、台湾发消费券,大抵在社保诉求外,都还有一个经济目的,或者是舒缓高通胀压力,或者是刺激消费。在这个意义上,仅仅发钱或退税给最底层民众,可能无法完成执政者所期待的经济使命。当然,发给金字塔中坚部分的一般工薪阶层和中产,在带动经济上能有多大效果,也可争议。但这毕竟代表了一种试图解决问题的“还富于民”方案,还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如果不脱离观察者的语境,那我们现在讨论现金分享时,就本能地联想到欧洲那些高福利国家。就欧洲而言,高福利已经的确成为政府财政不能承受的负重,在这种情况下,再奢谈现金分享,已经不太现实。而内地的情况则正相反,税收高,保障低,普罗大众甚难享受到经济高速发展情境下国企和政府财政所分发的直接红利。而每年岁末年尾,某些政府部门绞尽脑汁考虑的是如何突击花钱,这才是更大的懒政。是现金分享,还是退税,或者如某些学者建议的减税,这些都可讨论。但很显然的是,相关部门还缺乏藏富于民的意识。财政收入一路高涨,是不是在收钱之余,也该多想想如何分钱?(韩福东时事评论员)

栏目列表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