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现金网

重生之反派逆袭,接受-言情-圣豪阅读网

朋友您看的是重生之反派逆袭!郑宥廷不习惯这样的关心,一时间看着封傲,不知该如何去回复他。封傲轻笑出声来,他凑近在郑宥廷唇上落下如星的亲吻,郑宥廷呼吸的频率错了几秒,想要伸手推开封傲这让他不适应的接触,封傲却先退开了。他的手指划过郑宥廷的脸颊,停在了他被自己润湿而微微泛红的嘴唇上。郑宥廷没动作,任由那在嘴唇上摩沙着的手指牵扯去比亲吻时更露骨的暧昧。封傲欺身过来,左手环着他劲瘦腰肢的手臂用了力让他贴近自己。他的食指陷入郑宥廷柔软而显得单薄的唇线内,轻声道:“把嘴张开,让我吻你。”郑宥廷微睁大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封傲总是能这样霸道又轻松地对自己说出这种话,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现在该是怎样的一副表情,伸手拍开他的手,“我得走——”他的配合是封傲不强求的,既然得不到,那就去夺取。他吻住郑宥廷,他的滋味似乎永远不会叫自己腻味,这样的动作就算再重复千万次,封傲也自觉自己不会厌倦!郑宥廷还是没有动作,只是那么看着封傲满是侵略性的眼神,任他施为。他的舌头在自己嘴里,嘴唇和牙齿不断地摩擦与自己的碰撞,上壁和舌根的酥痒在被对方分明柔软的物体顶撞中霎时扩散到了自己的手心。他被封傲以强势的姿态抱在怀里,背上的有他温热的手不断按压着自己的肌肤,似乎自己有任何动作都会让自己更真切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郑宥廷不知道自己的双手该往哪里放。他察觉到自己现在的无措,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嘲讽自己,你没有拒绝,你根本不想拒绝!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眼里的笑意和得逞越来越深,他不觉得难堪,反而……反而想击碎他眼里的自得,让他为自己所掌控!他意识到了自己疯狂的念头,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处理这样的心情。封傲凝视着他,这样近的距离,将他眼里的挣扎看得清清楚楚。他的手探进了郑宥廷的衣服里,往上用力地揉弄抚摸从他的衣领穿出,扣住了他的脖子让他不得不抬高下巴,让自己的舌头更深入地刺激到对方的喉口!他的眼神和动作都是那样的狂肆,他锁住了这个还企图让自己清醒过来的人,别想逃,你逃不了的!郑宥廷的呼吸乱了乱,理智在这个动作里都被打散!“王八蛋!你他妈的!”谁都没听清郑宥廷到底骂了什么!郑宥廷自己也不清楚那一刻他到底吼出了什么!那一瞬间涌上脑子的冲动到底是什么,郑宥廷也分辨不清了,只是有什么正在驱使着他,让他将什么都豁出去了一样,刹那间出手按住了封傲的头,凶狠地反击了过去!封傲的眼睛蓦地睁大,他听见郑宥廷粗重不堪的喘息在彼此几乎密闭的唇舌间泄露。郑宥廷回吻封傲的动作激动而粗鲁,像是身体里沉睡的野兽在那一瞬间朝他的理智扑了过去,将什么都撕咬成破碎!封傲心口一热,他报以同样的情绪,激烈地和郑宥廷第一次主动的唇舌纠缠着一起!疯狂的厮吻!脑海中分明有一个声音炸开似的在吼着:疯了!疯子!可郑宥廷却觉得耳边除了封傲的喘息声和口腔里被搅动出的淫秽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了。那更像是一场战役!他们的眼神紧逼着对方,嘴唇和舌头也想要将对方吞没让对方成为自己的俘虏一样的激烈地碰撞扭在一块儿。郑宥廷感觉自己在后退,被封傲重重地压在门上,感觉自己胸口的肌肤被他的手磨出了未痊愈的旧伤的痛楚,这些都在刺激着他!他用力地封傲往后推,再将他反压在门上,狠狠地往门上挤压,那种主控住封傲的感觉让他的动作更加疯狂!但封傲总是轻易重新将他制服住,又几次让他得逞,像在包容自己似的,很快又让他认清自己不敌这个人的事实。两具身体不断地纠缠着,房门不断发出被碰撞的声音。彼此的嘴和口腔里的肌肉都酸痛到不行,但谁都没用喊停,郑宥廷感觉这么短的时间内却比冲刺五千米更甚,自己的体力在几个短短的回合中迅速流失,露出败势来。封傲也感觉到了,他将郑宥廷扣在自己的怀抱和门间的狭窄空间里,缓和了动作,亲吻也显出柔软来,给对方一丝喘息的余地。封傲在笑。他的笑声从胸腔里溢出消失在彼此交错的呼吸里,他的眼神是那样露骨的得意,但又好像多出很多让郑宥廷连气都气不起来的东西。“你他妈的……”这一次,封傲一字不差地听见郑宥廷喘着气挤出牙缝的声音。郑宥廷抱着封傲的头,眼神像是要将他撕成碎片似的凶狠,但他在封傲难得放松对他紧逼的动作里用力地用双唇吸住了对方的嘴唇。封傲眼里的光芒越盛,他回吻着郑宥廷,两人像在不断吃着对方的嘴唇一样地吸吮交换着嘴唇的柔软,就这样亲吻着,郑宥廷一直紧绷的身体在他怀里松懈了下来,这让封傲欲罢不能。他的舌头复又闯进郑宥廷的口腔里,耳边听见郑宥廷发出一声极低的呻吟声。只那一声,就足以让封傲的理智溃不成军!他的动作在一刻的停顿之后更加猛烈起来,强悍地压迫住郑宥廷,吻他,抱紧他!郑宥廷感觉自己的舌头和嘴唇都不听使唤,不断地回应着对方。衬衣被粗鲁地撕裂,扣子飞弹了一地,封傲在急躁地索求更多,郑宥廷能够感受到不断挤压着他的身体因为怎样不能抑制的激情而在紧绷,那种通过体温传达到他身体的激动,也让他不断地战栗着。胸口的凉意,让郑宥廷终于有了那么一丝清醒。他挣了挣,喊了声:“父亲……”声音已是沙哑。封傲哪容得他现在喊停,这一声父亲似乎也挑逗着封傲心中的兽性,让他的身体涌起更深的灼热。他扯开郑宥廷的衬衣往上从他的手臂脱到手肘,将他的两只手交叉着扣在他头顶上让他动弹不得。他抚摸着对方健美的上身,将封锁着郑宥廷的声音的嘴唇复又移开,快而用力地在他脖子一路湿吻而下。当那比麦色的肌肤颜色浅了几分的凸粒近在眼前时,想也不想地,封傲低头吻住!“嗯……!”郑宥廷很快压抑住了因惊讶和各种复杂的感觉冲袭而出的声音,但只这一声就足够封傲更卖力地疼爱这一处了!双手被这样扣住,郑宥廷不是没有试过挣脱开,可对方只是一只手就完全控制了他,挣扎只会让手肘部位的衬衫勒着自己提醒自己此时是怎样的状态。他不由紧了紧握紧双拳,心里想要思考怎么处理目前的处境,却徒劳地发现思维根本无法从封傲在自己身上带着的感觉中逃开。封傲肆意地让自己沦陷入郑宥廷带给他的致命吸引力里。不仅仅是这具身体,封傲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手自己的唇让郑宥廷产生的任何一个反应都让自己开怀,更为之卖力。他想,或许这个人能带给自己的欢愉是活了两辈子的自己都无从去想象的。他的唇包裹住乳晕,舌头不断在那里打圈用力地磨着,更不会放过中心的敏感所在,不断地来回舔弄着,让那里因为自己而挺立饱胀起来。他能感受到这里对于这个人而言是怎样的要害,自己在这里的热情能给对方怎样的美妙感觉,他的手就放在他的腰部,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次用力都能让郑宥廷的腰部紧绷起来,微微向前挺起,这不正是最好的证明吗?郑宥廷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调动训练出的身体对*的非人控制力,可现在似乎晚了,他觉得自己连精神都无法集中,更不谈其他。封傲时不时粗鲁地咬住的那一点,郑宥廷扭了扭身体想逃开,尤其是在感觉有炙热的从那里滑下的液体后,他不由自主地绷紧浑身的肌肉,腹部结实而匀称的肌肉肌理分明,不断散发出属于男性独有的魅力。那里几乎要不堪疼爱了,肿得溢出了些血丝,封傲才知道停下,他歉意地吻了吻那里,又毫无诚意地迅速转移到他的右胸口。郑宥廷的心脏,在皮肤内的胸腔跳动着。封傲他的心脏剧烈搏动,封傲不由也随着那个频率而激动,他低头轻轻吻着他心脏的位置,不同刚才的急色晴欲,这个动作是连封傲自己都没用料想过的温柔,让郑宥廷不由低头看他。那种仿佛被珍惜的感觉,让郑宥廷眼角的胀热感觉更加明显。可对方分明这样吻他,手却一点也不客气地往下扯自己的裤子,似乎被卡在低腰处的皮带弄得没了耐心似的,直接拉开自己的拉链,宽大的手伸了进那要命的地方。触手,那不容小觑的部位滚烫非常。郑宥廷没有听见封傲的笑声,可他说话的语气让郑宥廷不用看都能想见他是怎样得意的笑着的表情:“硬了,和我一样。”郑宥廷靠在门上,光裸着上身,双手无力还手地被交叉扣着,裤子被拉扯得露出一截腰下的肌肤,还有他的手已经将自己勃发的部位掏出裤外……他不敢多想自己此时在封傲眼里到底是怎样的姿态。郑宥廷觉得羞耻,又挣了挣手。封傲眼里的他,充满狂野韧性的男性之美,还有为自己而展露出蚀骨夺魄的风情。封傲心情大好,没为难他,让他挣开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郑宥廷在他抚摸中不能控制地战栗,喘息间听见又一声拉链声,和逼近自己的比自己还要灼热的男性象征,他焦点模糊的双眼霎时又凝住了光,扣在封傲后肩的手重重用力。“父亲……我必须回周家做明天的准备。”封傲在他脖子上细细密密的吻停了停,抬头看他,他没想到对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郑宥廷却是半阖着眼睛,脸上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放纵自流,在他吻他的嘴唇的时候还闭上眼睛,主动张开嘴迎接了他。……这句话,是因为他没有在自己怀里还能时刻记着这件事的自信,所以才提醒着他,把时间的控制交给自己的意思么。封傲完全不知自己现在的心情到底超乎自己想象到怎样的地步,只知道,这个人不过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竟然让他心口好像被嚯开了一刀,有什么不属于自己灵魂的一部分不断地往自己的心脏钻去!他的吻,在郑宥廷的五官逗留,不断地吻住他的眼睛。封傲从来觉得所谓柔软的情绪是不该属于他的,可这一刻,在爆发的如同要将彼此都吞没的激烈晴欲中,他却真的生起了这样矛盾的情绪。郑宥廷也同样感受到了,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张细细密密的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无从反抗还是不想反抗,他只是更抱紧他,仰起脸,让对方的吻更加贴近。双手将两人的勃发圈住,封傲手法急躁又生疏地动作着,那双堪比女人柔白的手本该如艺术家一般的优雅,但此时手背的血管都暴起,粗鲁而用力,有几下都将郑宥廷弄得生疼。但郑宥廷却觉得感觉非常好,他不是没有过自己动手的经历,可相比起来,完全不同。而且封傲的生疏给了他更大的刺激,察觉有陌生的音节要从喉咙里滚出来,他将自己的喘息声都压得低低的,在彼此不断的摩擦中额际的汗水都湿了满脸。这就是男人吧,郑宥廷想。二十三岁,并足以让他在这种事情上有怎样深的体会,他同封傲一样,都是对这种事十分冷淡的人。可在这一刻,身体似乎涌动着不该属于自己的火热。他感受着自己在沉沦,沦陷在任何一个普通男人都会遭遇到的状态,屈服于身体的快感!他觉悟到,自己的人生似乎要在这一刻扭向了一个他从前设想过无数次可能性之外的方向,比任务中死去更危险,却打破了他的麻木,让他感觉被渴望着,被需要着。郑宥廷伸手贴上封傲急速动作的手,他也想触碰他,也没有迟疑地这样做了。微凉的温度让封傲的动作一停,他抬头看向郑宥廷,郑宥廷的睫毛颤了颤,张口都是粗重的呼吸,他似乎因为封傲的眼神而无法自持,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低头靠在封傲的肩头上。该死的!这个人就是这样无意识的诱惑着自己!那种胸口不断涌出热流的感觉更加明显了,封傲咬住他在嘴边的耳朵,出手如电地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火热上。郑宥廷的手颤了颤,真的碰触到封傲,心里那种禁忌的感觉让他无法自拔,封傲依然在掌控着他,让他身不由己到双腿都要打颤,他也想掌控对方!郑宥廷的手很粗糙,只是简单的摩擦而已,却给封傲带来了无限的快感。“再用力点。”郑宥廷听见封傲的声音,自己的手像是燃点极低的引子,在摩擦过对方的部位时,瞬间烧遍浑身!摩擦,剧烈地在彼此手中挺动。疯狂地接吻。几乎在同时低吼着浊染了彼此的手。没救了,郑宥廷想,他们都疯了!但,那又怎样呢?他已经无力思考封傲以外的任何东西。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蓝火和贪狼的地雷!!么么!

栏目列表

广告位